(純文字版)


幸福即超意識

a.H.762022)年84

日本,沖繩

 

顯然你們為聚在一起感到非常幸福,那我的談話還有什麼意義嗎?因為你們已經幸福了。你們在幸福學院開始前就能自行結束,因為你們已經非常幸福;我認為你們甚至在來之前就非常幸福了,那才是重要的部分,這就是在這個小盒子裡所發生的,這個你將用於工作的小盒子,我不喜歡「工作」這個字眼,你將用於發展的小盒子。
 

這個小魔幻盒,是耶洛因最美麗的創造。它有兩個部分,如你們所知,兩個部分:其中之一沒有用處,另一部分是必要的,而這必要的部份是我們幾乎從未使用的部分,也就是,超意識。
 

超意識使我們與耶洛因連接,與無限連接,與我們自己連接,因為我們來自無限,來自地球上的結晶,經由耶洛因的創造。他們提取塵埃和土讓中的化學元素而達成,使我們突然間活化,它們本無意識和超意識;透過耶洛因創造的戲法,突然……塵埃、沙子、土壤,成了超意識,太令人驚訝了。你可以看地球、土壤、沙子、星辰,沒有超意識,它「存在」,換句話說,無法意識到自身的無限;然而我們人類,耶洛因的創造物,我們有能力意識到我們來自哪裡、我們是什麼,以及我們將邁向何方。
 

我們來自哪裡?來自無限;我們是什麼?無限;然後我說:「我存在。」你們或許記得我的歌,我已經唱了40年了。就是那樣,都在那裡面,你們知道。
 

我們來自哪裡?來自無限;我們是什麼?無限;我們將邁向何方?邁向無限。我發現很有趣的是,在臉書,不幸地,我看到越來越多我們雷爾人兄弟姊妹來到生命的終點然後死亡,其他人充滿愛地說:「回歸無限一路好走!」抱歉,那總是讓我大笑,因為你們從未離開無限!你不會在死亡的時候回歸無限,因為你從未離開它!你們就在無限之中,此刻,此地。當你出生的時候,你走進無限,但是在你出生前,你也在無限之中;因此,出生……相對於無限,某種程度是個幻覺。
 

你們來自無限,你們由無限而來……進而意識到它。這是人類唯一的殊榮:我存在……好極了!你們知道……我希望你們知道,我不是想嚇你們,你們都會死去,你們所有人都會死!危險的導師在告訴你們,你們所有人都會死,我也是;但我們仍在無限之中!所以當我們之一離世了,請別說:「回歸無限一路好走!」彷彿他們過去不在無限!
 

你們處處都在無限之中。超意識所賦予的這個意識,即成為無限的一部份,而且始終是它的一部份,永遠是它的一部份,因為無限即永恆,不可能從中逃脫。我們來自無限……永遠,始終如此,那正是身處永恆無限的美妙之處,我們是無限及永恆。
 

而這一點,遺憾地,一般人……不使用超意識的人們,即大眾,除了少數包括你們在內的悟醒者之外,那就是為何你們在這裡。嗯,我們所有人這裡(指大腦)所擁有的,它就像是無與倫比的廢棄物,而它使我們感覺無限;智力的大腦,它不停地運作,給予我們幻覺,它是幻覺的製造者,長年來,而且始終如此。
 

從我們出生……一切都是幻覺;家庭、政府、教育,幾乎我們周遭的一切,使我們習慣於幻覺。如果你尋找的話……你的人生有什麼不是幻覺?沒有。一切都是幻覺,除了無限之外。
 

無限!那就是為什麼當你喚醒超意識的時候,突然與無限連接,這時候你可以在這個美麗而基本的冥想中說出:「我存在……我存在。」在喚醒超意識之前,你不「存在」。你活在幻覺裡,如同夢遊者。
 

我在各個城市看到人們,他們焦躁不安、奔跑、穿上黃色背心、投票……徹頭徹尾的幻覺;同時,有活在其他幻覺的人們,那些製造核武器的人們。我們從未如此接近於全面毀滅人類,這個出自耶洛因……非凡的創造物,我們從未如此接近。
 

有一個……我想它叫做羅馬俱樂部,它說我們現在……還剩下5秒,它是24小時……使我們分離的警鐘……世界末日的警鐘。當然,是人類的終結,因為世界不會終結,它是無限。但是人類,它會終結;它被創造,就可能終結。這取決於超級大國,他們積累核子武器,太過於強大。
 

我之前聽普丁的演講,他解釋,而且這千真萬確,俄羅斯所擁有的新一代原子彈,而美國也正在準備,印度、中國、以色列和其他國家也是,法國也是,但是這個新的一代,目前只有俄羅斯有。如果其中一枚落在紐約,灰飛煙滅,紐約將消失……終結。然後普丁說:「我們送一枚到紐約,一枚到洛杉磯,一枚到美國中部,美國將不復存在。」這是真的!不再有廣島(20萬人的小城)那樣的核爆,那形同是煙火,7/14日的煙火;然而目前的原子彈與它截然不同,而他們持續製造出更加強大的原子彈。
 

那是強大的幻覺、競爭的幻覺……人們使用大腦裡毫無用處的部分,換言之,思考。他們思考,原子彈是非常縝密思考的。它是令人驚嘆的、是驚人的;但是它糟透了!因為它徹底否定了人類。
 

人們說:「我們必須拯救地球。」地球一點也不在乎,如果明天它引爆……地球上的人類消失了,這對地球而言什麼也沒改變。
你們知道,我看到人們不斷地說車諾比,福島。車諾比和福島的大自然從未如此美麗,樹木、野豬、鹿,從未有這麼多,每個人都是健康的。

 

所以,拯救地球,不需要拯救地球。地球絲毫不在乎,不管我們是否在這;但是我們,換句話說,我們想……我認為你們也同意,我們想持續存在、持續去愛、去享受生命,這個美妙的生命。
 

人們說生命是美麗的,是的,但是我總向告訴我生命是美麗的人們說:「你知道死亡嗎?」因為訴說生命的美麗是能夠比較的。這朵花美麗,這朵玫瑰花美麗,但是這朵蓮花也非常美麗,所以生命是美麗的……如果你不知曉其他,那你無法說生命是美麗的;你需要死亡,所以,也許死亡比生命還美麗,除非你死亡,否則無法得知。所以……說:「生命是美麗的!」它始終是幻覺。
 

如同我們的初戀,「噢!這位男性、這位女性,他們真是無與倫比。如果沒有他(她)的話,我就不會是我了。」
 

明智的人們說:「如果沒有她的話,還會有其他人。」那是使用超意識,即:使我們與萬物連接,無處不在。
 

我們在地球上會有多少理想的伴侶?不是一個、不是十個、不是百個、不是千個,而是百萬個!提醒你們,我們如今的人口是80億,地球上的人類有80億個。所以……你理想伴侶的數量大概是,讓我們謙虛點,一萬個;在你780年的世俗人生期間,你甚至無法與他們全部相見,不可能!所以我們拿第一個對象,然後說:「噢!要不是你的話,我將孤身一人。」錯,它是個幻覺。沒有與超意識連接的愛,就是個幻覺,一切沒有與超意識連接,即沒有與無限連接,是幻覺。
 

民主的幻覺。你認為你可以選舉,你認為你的選票確保這個星球受到治理,絕非如此!我這個下午再一次讀到,顯然地,所有的美國政客說:「俄羅斯絕對是敵人,中國絕對是敵人。」他們想為烏克蘭開啟戰端,順帶一提,90%的美國人不曉得烏克蘭在哪。就像你給他們地圖,侵略伊拉克期間,他們會將手指向法國,「伊拉克在這。」沒有人知道它在哪裡。但是……最大的敵人是俄羅斯和中國,我們必須保護我們自己免於這種極端的威脅,那就是中國,那就是他們所說的;但是,美國在世界有180個軍事基地,中國有2個,你們可以自己去比較。
 

中國今年將他們的國防預算提升10%,中國國防預算10%的提升,相當於美國軍事開銷的1%;但是媒體、政客,塞恐懼給你們。恐懼使我們與無限分離,使我們與超意識脫離。那就是你們所擁有……為統領的人們投票的幻覺。
 

我提醒你們,我們從未如此接近滅亡。這是遺憾的,與此同時,也是開心的,因為我們將被迫做出改變,而且大家都會同意,全世界所有的科學家同意地說:「有什麼事得做。」
 

因為會有這個時候,地球上擁有……一次摧毀所有生命的原子彈,如同我們比利時的朋友們所說;但是,我們如今……在數量上擁有1萬倍的原子彈,可摧毀地球上所有生命,也許不是全部,因為顯然地,蟑螂和螞蟻對於核輻射有良好的適應力。
 

所以……地球將會是蟑螂和螞蟻的星球,因為顯然它們享受它,但不是人類!那取決於劑量,再一次地,總是將事物置入脈絡中觀看。福島、車諾比,它肯定會是醫學上的災難,會有數百萬人罹癌。嗯……實際上沒有,非常少數,可以忽略掉。如同福島的野豬和樹木,人類有適應的能力,我們有自然的免疫系統以及排毒系統,那是非常強大的。
 

你知道,如果你住在布列塔尼,我知道有來自布列塔尼的雷爾人,地表自然的放射線非常強烈,比法國其他地方要高十倍,而大家都過得很好,布列塔尼的癌症沒有比其他地方多。所以,它是恐懼,政府總是在煽動這些恐懼。
 

新冠病毒……你在這點上察覺到了!現在則是一個來自猴子的疾病,然而,猴子並沒有這個疾病,它仍然是離譜的小說;就像是一個世紀前的西班牙流感,它不來自西班牙,那是媒體散播的,要嚇唬每一個人,但是記住,這些由媒體和政府所灌輸給你們這些不間斷的恐懼,已經50年了!從酸雨……未來將不會有森林,所有的森林都將消失。嗯……最新的消息是,相較於30年前,地球目前有更多森林,那麼問題來了,酸雨並沒有殺死樹木。
 

現在,有另一個迷思,全球暖化,碳排放。碳排放,它們將摧毀地球上所有的生命。稍等,我有些朋友有溫室,他們在裡面種蔬菜、植物,他們有機器,會向溫室注入二氧化碳。為什麼?因為植物喜歡二氧化碳!植物喜歡二氧化碳!亞馬遜森林喜歡二氧化碳!它讓樹木和植物更加強大、健康,然後繁衍。
 

二氧化碳是植物的氧氣,這些植物做得好極了,感謝你們,耶洛因。它們吃二氧化碳,然後產生氧氣,而氧氣對我們而言是非常好的。我喜歡樹木,我熱衷於樹木,我在內心是一位園丁。你們有注意到嗎,如果你在一些城市裡的公園觀察樹木的物種,沒有公園的話,你可以沿著林蔭大道看見它們,它們是最美的樹木!你來到森林、鄉間,見到相同物種的樹木,它們就不那麼美麗。為什麼?因為城市裡有許多二氧化碳!它們獲得更多滋養,所以,它仍然是恐懼。「小心你們的碳排放,你們在污染地球,摧毀生命。」錯!
 

檢閱這些恐懼的清單是值得的,散播了過去50年,我們甚至能說是100年,使人們免於「存在」。就是這個「存在」,我不是說「幸福」,只是存在。你不「存在」,你就不幸福,幸福即存在。
 

你存在嗎?我不是在問你是否為雷爾人、你是否幸福、你是否坐得舒適,而是你存在嗎?當你能在早晨醒來時說:「我存在。」噢!棒極了!你不需要幸福學院!如果不確定是否存在,一個簡單的小冥想,你碰觸你這裡的靜脈,或這裡,或其他地方……脖子,然後去感覺你的心跳,這不複雜,不需要來到西藏的寺廟。它是基本的冥想,最強而有力之一,感覺你的心跳。
 

不管你做什麼,它都不曾停止,如果停止,就結束了。它持續著!在你性愛的時候、工作的時候、觀看沒有意義的電視的時候,它跳動著;佛教徒有兩個基本的冥想。佛教是……最接近真相的宗教,我們雷爾人是佛教徒,排除掉所有加諸於佛陀話語的愚蠢信念如投胎轉世……
 

如同所有的宗教,他們完全扭曲先知最初的教導。先知佛陀最初的教導非常簡單,是幸福、存在。佛陀是誰?你們要一直記得這個來歷,他是一位王子,住在城堡裡,過上極度奢持的人生,受到整個社會的保護,他就……你們能說如同法國那樣與世隔絕,由於新冠肺炎而關在他們的公寓,他被完全隔絕。有一天,他決定走出去,他來到城堡旁的城鎮,他看見人生!周遭圍繞的不是舞者、音樂家、美人,突然他見到受苦的人們、沒東西吃的人們,忌妒、叫罵、死亡的人們,然後他說:「這不是我所知道的,我不知道這些的存在!那是什麼?生命是什麼?」然後他離開,放棄他的奢華以及城堡。他徒步離開,去探索「存在」是什麼。如同你們,存在。
 

你一天早上醒來捫心自問:「我想知道它是什麼!」我為什麼在這個星球?它是什麼?存在意味著什麼?我存在……是為了上學?為了找份工作,為了賺錢?通勤、工作、睡覺、有小孩然後死亡,那是存在嗎?不!對你們來說,那樣還不夠,這就是為何你們在這。對佛陀來說,那不再足夠,他擁有一切所需,他說不……我想知道……我為何存在?然後他離開,空手離開,他本可以攜帶滿滿的金幣離開……沒有,他空手離去,帶著一個缽。
 

然後,他在街道坐下,捧起這個缽。人們給予米,因為這是傳統,在亞洲是給予金錢;這裡不是金錢,而是為乞求之人給予食物。那就是為何你總看見佛教徒……

題外話,我旁邊就有漂亮的一個(指佛陀的雕像),他手裡有缽,這個缽……能讓人存活,非常簡單,藉由乞求。那是非凡的,是謙虛之巔。

 

「你唯有給予我食物,我才得以存在……繼續存在。」你們奔波、擁有工作、就業、職業、耕作,我什麼也不想要,我只是想要「存在」。我喜歡看東京一位佛教徒僧侶,他攜帶他的小鐘行走。記得嗎?我們經常在幸福學院中播放,我希望你們仍然會播放它,他戴著中式帽子,這裡,三角形的……還有一個小鐘,他在每一步響著鈴,「叮」,然後繼續前進,捧著他的缽。
 

佛陀的缽,放在他的手上,然後人們經過,匆匆而過,為工作奔波。趕忙著購物,我們看見他們走進店鋪,然後僧侶安靜地行走,只攜帶著鐘。「叮」,缽始終不離身,然後偶爾人們放置食物。他想要的不是錢,有些人認為是錢,所以他們放進銅板或小額鈔票,並非如此。
 

他沒有阻止,因為給予的最佳方式,就是提供他人去給予的可能性,這是佛陀的愛,提供給予的可能性。我總是記得一些雷爾人,經濟不錯,幸福學院期間,他們前來,我們知道他們擁有財產,然後他們來到我面前跟我說:「彌勒,這是給你的。」然後他們給我錢。我不總是接受。通常,我說:「聽著,當出於謙虛這麼做時,你們給我機會為你們提供給予的榮幸。」因為這個榮幸,並非是接受的那位,而是給予的那位。最糟的莫過於給予某人而它不接受。
 

給予一切,好嗎?給予你的愛,當你想給某人愛,然後他說:「我不感興趣。」你感覺如何?難以接受吧!食物也相同。如果你在街上看見某人在乞討,然後對你的食物說不。哇!太棒了!多棒的一課。在我人生中,我見識過……一位富豪,開著一部豪華車,我就在裡面,當然,也許他想給我留下印象,我不知道,然後有一位乞討者在路邊行走,他停下車子,搖下窗戶然後伸出鈔票。乞討者說:「先生,感謝你,但是我沒有在乞討。」噢!多棒的一課!然後他沒有拿錢。他並未提供這位富豪給予的可能性,給予的那個人才是接收的那一個。真令人驚艷,這是佛陀,佛陀的謙虛,提供人們機會去給予,提供他人機會去給予你……他們的愛、關心和時間,那是愛。不是要人領情,藉由施捨,換句話說,自滿。
 

有越來越多人為街上或教堂前的窮人給予,然後拿起他們該死的手機拍起他們在給予的畫面!噢!那是低俗!對我來說,是低俗。他們並非單純為此這麼做,如果他們向溺水的人伸出援手,然後拿起他們的手機拍下他們自己在給予!我稱它低俗。
 

換句話說,你不應該去那麼做;但是,它是幻覺,那必須導正。學習去給予,給予的可能性。愛不是給予,愛是提供給予的可能性。愛是來到非常貧窮的人們家裡,他們給你一塊麵包,即使你每天吃魚子醬或鵝肝,接受它,那是愛!不是看不起一無所有的人們,然後拍攝你自己在施捨的畫面!接受者賦予你「存在」的機會,「存在」,能夠在早上看著自己說:「我存在。」
 

所以,佛教的兩個基本冥想:心跳,感覺你的心跳,以及呼吸。呼吸是簡單的、基本的,你們呼吸……你們所有人都在呼吸,我也是。不會停止,你無法止住心跳,你們可以停止呼吸,止住呼吸。有時候有些人來我這邊,「彌勒,我在幸福學院做了許多……我不幸福,我想要死。」嗯,好吧!你現在這麼做,停止呼吸。「但是……」來吧,停止呼吸,現在!「噢……嗯……不……」是的!如果你不想活著,停止呼吸!噢!有什麼取而代之使你繼續呼吸下去。如果你捂住呼吸,到某個點你會……
 

生命……生命主動接管了。所以,基本的冥想:心跳、呼吸,它是冥想的一種形式,我會說它更加偏向於將注意力集中在某事物,如白牆中的一個黑點,這是基本的冥想,但它不是真正的冥想。
 

我將注意力集中在徽章的中心,你們這麼做,非常好,這是非常美麗的冥想。有些人在吸氣時數到7秒,停住4秒,然後吐氣時數到5秒,反之亦然;但是突然間,發生什麼?大腦思考,蛤?思考……是戲法,實際上,思考的大腦是無法擺脫的戲法。你們都知道,當你試著睡覺,如果你曾經失眠的話,我們開始思考:「好的,我明天再想。」另一個思考出現,然後另一個……另一個……結果日出了。因為當這個機器開始……這個思考的機器,它不會停下。所以,我要給失眠的人一個小訣竅,我是內行的失眠症患者,不論你怎麼失眠,和我相比都只是業餘,我幾個月沒有睡覺。怎麼造成?因為我就像……「為什麼我睡不著?」然後我思考。那就是我們睡不著時所做的,就是思考,換句話說,我們加速大腦思考的部分,它佔據所有的空間,它極度活耀。我們能觀察到,如今醫生有儀器能使我們觀察到。思考使大腦的溫度上升,然後升過頭,而憂鬱、焦慮和失眠是大腦的發炎反應。
 

你們知道,當摩擦雙手的時候它會變紅,那就是發炎;當你吃進非常辣的東西,你會胃痛,那就是發炎。然後,思考過多……少量思考,我會說,那沒關係。少量思考,思考就坐時椅子的位置,那沒關係;但是如果你持續思考而且過度的話,你引發大腦的發炎,然後,你會有自殺傾向。
 

你們知道,思考的人們……最近我有一位朋友自殺了,而另一位朋友認識他,他們都75歲,像我一樣,我們都年邁了!然後他說:「他為什麼上吊?」他告訴我:「我不明白,他就不能等等嗎?」那是個問題,當你有自殺傾向,1分鐘、1秒都太多了,換句話說,大腦發炎了,思考的高度活躍使每一秒都活不下去。誰使我們從懸崖跳下,或者上吊?因為如果我們不思考的話,這不會發生。
 

我知道在魁北克……你們之中也許有魁北克人,無論如何,我們在法國不那樣說,他們說:「思考它。」也許在法國,我忘了我的法文,他們說:「思考兩遍」不,別去思考。你越是思考,你越是將你的心理健康置於風險之中。怎麼解決?存在。
 

換句話說,別讓思考活躍,取而代之的,是「存在」與「超意識」。區別是什麼?超意識是……它不思考,它不計算,不連接過去,不連接未來。是在此刻,現在。不存在的「現在」,因為沒有「現在」,時間匆匆而逝,或者我們在時間中迅速經過。
 

現在是何時?我不曉得現在幾點,我這邊是4點,晚間52030分,530分?嗯,531分……31分又10秒。噢!53110.7秒……不,你無法……時間不存在,它不斷流逝!我們在時間中移動,我們有幻覺,有一個非常正面的幻覺,就是說「現在」。「現在」是什麼?生命是什麼、幸福是什麼、存在是什麼?它是「現在」的連續。所以……你開啟超意識之門。超意識使你連接時間與空間的無限,不存在的時間與空間。
 

空間……「我在此地」嗯……不,我在此地,哪裡?左邊……或右邊的屁股?我在我大腦裡嗎?哪裡?哪一個神經元?沒有「此地」。
 

沒有「此刻」,沒有「此地」!所以……「此地」和「此刻」,對於初學者是好的,但是這兩者並不存在,存在的是什麼?無限和永恆;而超意識是一扇門,它使我們連接時間與空間的無限。你所珍惜的這個美好的徽章,它在此不斷地提醒我們是誰,我們是……無限,時間與空間的無限。
 

一旦我們藉由冥想開始連接無限……當人們過度習慣於沉浸在思考的大腦之中,要我說的話,我們因為思考而發炎,那麼將不再有超意識的蝸牛,它在其殼裡,我們並未連接。蛤?人們因為忌妒而槍擊他們的女朋友,毫無超意識可言。如果有一丁點超意識的話,他們就不會為愛殺害他們的伴侶,他們就不會為愛打仗,他們就不會出於對國家的愛儲存原子彈。對他們國家的愛,就是對人類的仇恨。因為如果它被引爆的話,將沒有人能倖免。所以……這是你們要明白的。
 

你們必須脫離思考的大腦,如何做呢?藉由某些策略,例如牆上的點,我們聚焦在徽章的中心,在數的部分,它是自我催眠的一種形式,是基本的冥想,非常好。我們從腳開始的熱浪,往上……我們將注意力集中在某物以避免注意力分神,因為當你處在思考的大腦時,注意力無處不聚焦,無處不在。對吧?跑到昨天發生的事、來到一年前、幼年時期、第一位女朋友,「噢!和她在一起更好!」;「我明天會發生什麼?我將變老!」;「有新冠肺炎,我會生病嗎,我必須戴上口罩!」
 

它停不下來,沒完沒了!所有的媒體和政府迫使你們使用這個思考的大腦,因為當你使用思考的大腦,你處於受支配的狀態,受奴役的狀態。我提醒你們,你們大多數人買了房子,要支付30年才能結束;這意味你們就像這樣……戴上手銬,30年,你動彈不得。你有車子在貸款嗎?相同!你有信用卡嗎?相同!
 

而且政府勢力,特別是財富勢力……因為,記得……我想要回過頭來,230年前,我記不清楚……蘇聯消失了,美國的頭號敵人,歐洲各國的頭號敵人。我們不曉得為什麼,因為事實上蘇聯曾經是摧毀納粹並且擊敗德國人的主要因素;不是美國人,他們在諾曼地實行了他們渺小的登陸,但是我要提醒你們,俄羅斯有3千萬人陣亡,美國沒有3千萬人陣亡。所以俄羅斯人……他們直接……然後突然因為美國人的介入,共產主義倒台,蘇聯瓦解,然後恐慌在武器製造商、商人和美國資本家之間瀰漫開來,「我們再也不能賣武器了!」因為那是美國人主要的收入來源。
 

你們可以看看美國的預算,超過五成的預算在軍備。這意味著美國人民所生產的商品有超過五成進入武器製造商;然後突然間,沒有蘇聯了,完全陷入恐慌,「我們必須尋找敵人」;「我們必須尋找敵人,否則我們將無法賣出我們的武器。」所以他們製造敵人,利比亞、伊拉克、伊朗。如今,俄羅斯,它不再是共產主義!而中國……它只是名義上的共產主義。
 

我提醒過,勞斯萊斯在全世界被賣出最多的國家是中國,還是要再提一遍,法拉利也是。它被稱作共產中國,但是它是全世界最過度的資本主義國家!所以,令人震驚的是,看到這些製造商,這些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致富的跨國企業們去「蒙騙」你們,如他們過去所說,換言之,奴役你們。
 

美國平民他們就像你們,他們只想要和諧地過日子,開心地陪伴其孩子。有多少美國人視俄羅斯為敵人?今早揭露了這個數字,1%!只有1%的美國人視俄羅斯為敵人!但是媒體……我們和烏克蘭站在一起,我們必須運送武器。
 

那些武器經銷商,他們奴役全世界的平民以致富;不幸地,就是這思考的大腦造就了這一切。所以……基本的冥想,將注意力聚焦某處,熱浪、牆上的點、徽章,都是好的。
 

但是,你們在幸福學院,是為了更進一步。你們想要冥想,真正地冥想,對吧?它不再是將注意力聚焦在一個點、在心跳、在呼吸……不。對於擺脫思考的大腦而言那這是好的,但是如果你想要達到超意識,還有其他事得做。
 

在日本,有非常棒的東西,名為禪宗。它是佛教的分支,它實際上重現了最初佛陀的佛教,如釋迦摩尼起出想呈現的,「存在」,那是冥想。什麼意思呢?在日本,他們稱它為坐禪(Zazen)。人們來到廟宇,希望探索冥想的非凡技巧以達到超意識,然後資深的僧侶告訴他們
 

「你們想要坐禪嗎?」;「是的。」
「那坐下。」;「好。」
「之後呢?」;「坐下」

 

Za」意思是坐,而「Zen」是冥想。他們在白牆面前,牆上沒有任何黑點,純白色、純棕色或純黑色的牆,,顏色不是重點;重點是坐著,然後「存在」。別管你的呼吸,別管你的心跳,如我最初所說,如果你們記得的話,45年前當我開始教導你們冥想的時候,「我存在。」
 

所以……人們坐下,幾秒過後說:「好,接下來呢?」繼續!但是對於冥想的初學者而言那是非常困難的。坐禪,你坐著12小時、24小時,沒有時間經過的念頭,沒有鬧鐘。「Za」是坐,「zen」是冥想,我坐著,然後一切停止移動,我的身體停止移動,我的手停止移動,我的頭停止移動,我的大腦,特別是我的神經元停止移動。「閒置」蛤?英文是「idle」,也就是靜止,身體的靜止對於初學者是非常困難的。
 

你坐著,沒有面向物。我的意思是……不面向海或山,或牆上的徽章,什麼也沒有,你坐著,沒有面向物。你只是意識到坐著,就這樣,不是十分鐘、不是一小時,是一天,舉例來說。
 

我記得我一位法國朋友,他想要探索超意識、冥想,諸如此類的事物,然後他前往西藏。「噢!西藏!」然後他離開,有人和他說……有一位世界上最好的宗師、指導員、大師,然後他搭飛機前往……再搭車前往大師所在的村落,然後他抵達村落的一個廣場,有市場、車子以及許多摩托車,人們交談,交換貨物。他向某人詢問這位大師,說出他的名字,噢!那裡有一間小平房,在面向市場的邊緣位置。他說:「肯定就是這裡,我會再被引上山……然後進入廟宇。」他敲門……沒有門,他敲旁邊,然後有一位僧侶前來。他說:
 

「我想見至上喇嘛。」;「就是我。」
「我前來學習。」;「嗯,那我們走吧。」
「我們要去廟宇嗎?」;「不,就在這邊。」
「但是這裡有市場,有人們在唱歌、歡笑。」;「是,就是這裡。」
「那我接著做什麼呢?」;「嗯,我會指引你。」

 

他引領他進來,有一個小房間……單人小室,裡面有個單人床,沒了。他說:

「這裡就是你三天期間訓練的房間。」;「好,那我接著要做什麼?」
「嗯!你待在房間裡坐著,不吃、不喝、不睡,把你的手機給我,那就是這個訓練所在。」;「痾……」
「你如果不喜歡的話可以回去。」;「不,我會照做。」

 

然後他待在房間裡三天,不思考、不吃、不睡。三天,然後他感覺到發生了變化,因為他不再有這個「我必須做什麼來提升我自己」的幻覺。坐禪……「你想在哪裡冥想?」;「就坐著!」非常簡單!一整天你只是坐著。
 

他們坐地上,但何不在椅子上呢?不用等待偉大的先知張口,而是你自己。因為我能告訴你的一切,你的內心都有;我能帶給你的一切,你的內心都有。我在此只是引領你回歸你自己。
 

如這位佛教僧侶,當他說:「坐著。」;「好,我應該做什麼?」;「就是坐著。」這是相同的。我祝你們有個非常美好的研習營,充滿喜悅!因為當你坐著,然後開始連接超意識……我想向你們展示這個,因為那是佛陀的真面目。有些人談論上帝的真面目、基督的真面目,那才是真面目,他在大笑!大笑……所以顯然地,這有助於走向一個截然不同的文明,相較於你的生長環境可能是血淋淋的基督穿戴著荊棘之冠,然後被釘在十字架上,或是穆斯林,鞭打他們自己、毆打他們自己、使他們自己流血……不。佛教,再次看我的朋友佛陀,他度過美好的時光,十分美好,蛤!別誤解佛陀的名義,因為有許多佛陀,順帶一提,我想要你們摧毀這個印象……嗯,有耶穌、摩西、穆罕默德和佛陀,佛陀是唯一說「沒有上帝」的人;然後他說:「佛陀的人數相當於地球的人數。」
 

你們所有人都能夠成為佛陀,如果你們連接超意識的話。那是非同凡響的,因為如果你是基督徒,你不成為耶穌;如果你是穆斯林,你不成為穆罕默德;如果你是猶太人,你不成為摩西;如果你是佛教徒,你的目標是成為佛陀,一位佛陀。
 

佛教也有受到背叛的部分,我經常來到廟宇、神社,這些在東京和其他地方的佛教廟宇,其中有小箱子,人們放上紙張。我問:「那是什麼?」因為我十分清楚佛陀和佛教,我知道沒有這個。你來到教堂,你祈禱、燒蠟燭,為你的健康,為你母親的健康,追逐私利,那是自我。對吧?「上帝,請幫助我!」;「上帝,請治癒我!」我……我……佛教不存在這個,真實的佛教中不存在這個,但是佛教受到了背叛,在一些廟宇……一些佛教的廟宇,其中有小盒子,然後人們放進小紙張,我說:「那是什麼?」;「那是他們想要的。」因此他們寫下「我希望今年賺更多錢。」他們將它放進佛陀雕像腳邊的小盒子。
 

充滿著小盒子!然後我說:「稍等,那和佛陀的教導沒有關係!」;「是的,但就是這樣。」當你在日本死亡時,佛教徒僧侶前來,拿出價目表,要花3000元讓你的骨灰受到看護,讓他在他的廟宇裡看護這個小盒子,你的骨灰。一年要500元,不間斷,他們藉此營利!
 

這和佛陀的教導沒有關係。有趣的是,看到所有的宗教是如何背叛其創立者們的教導。你們很幸運,你們和我活在相同的時代,因為我非常害怕,我有一個恐懼,我不害怕愛滋病、新冠病毒、酸雨……我只有一個恐懼,就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雷爾人忘記了他們是誰,然後有一天,會有雷爾人的廟宇,這是非常好的!是非常好的!這裡會有雕像,何不呢?彌勒、佛陀或其他偉大先知的雕像,何不呢?但是這裡不會有小盒子,讓人們跪著然後說:「彌勒,請幫助我兒子通過考試、幫助我父親治癒他的癌症。」那是我最大的恐懼!
 

因為我知道所有的宗教最終都被扭曲,然後人們陷入思考的大腦;而任何宗教,如果你使用思考的大腦,將自動失去它的本質、失去它的精隨,失去它的存在。所以,我指望你們去傳達我的教導,散播這些通往幸福的鑰匙,不僅是那些靠近你們的人,還有遠離你們的人們,確保如實維護住,永遠不會背叛我給你們的教導:沒有上帝、沒有靈魂、沒有投胎轉世,但是存在著幸福。什麼是幸福?它是超意識。而你們所有人,不論你是母親、家庭主婦、勞工、失業人士、貧困者,你們所有人都能夠達到超意識,選擇權在於你們,是你們的選擇,你們的決定。
 

我向你們發送許多愛,感謝你們相聚。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zhih Rael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