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87  

關於外星人在任何時候和人類接觸時該如何作回應的棘手問題,著手處理的科學家們想出了一個妙招:展開一份詢問民眾將會怎麼做的調查

 

他們所收集到的意見將幫助他們擬定一份國際議定書的計劃,建立關於組織之間應該如何分享任何收集到的訊號的資訊;它們代表著什麼意義;如果有的話,人類該如何回應。

 

 

 

“關於如何回應來自一個外星文明的訊號,國際法裡面絲毫沒有程序,”聖安德魯斯大學的一位天文學家Martin Dominik表示。“我們想聽聽人們的意見,這個結果所影響的群體可不僅限於科學家。”

 

外星生命的搜尋除了發射探測器到太陽系的其他星球之外,主要集中於利用世界上最強大的望遠鏡聆聽來自外太空的無線電訊號。上個月,突破聆聽計畫(Breakthrough Listen Project)的天文學家們宣稱,他們在偷聽距離地球160光年以內的100顆恆星系統的訊號之後並未有所斬獲。

 

然而Dominik指出光銀河系就有3千億顆恆星,突破聆聽最近才就掃描宇宙其他地方的生命展開這場艱鉅的任務。“如果像我們一樣的其他文明有數十艾(10的18次方)個均衡地分佈在銀河系,那突破聆聽不可能什麼都沒聽到。”他說。

 

利茲貝克特大學智能工程的準教授John Elliott博士表示,全球的搜尋地外文明計畫群體能即刻發佈任何真實的外星訊號。然而在社會媒體的時代裡,這將引發大量的虛假新聞以及陰謀論,使得人們對於事實感到全然地迷茫。

 

問題在於科學家也許很快地明白到,攔截自一個先進文明的訊號要發佈是有足夠的複雜程度的,如果它可以被解譯的話,可能要耗上數周或數月來搞懂。任何訊號都很可能是來自儀器或地面廣播釋出到太空的電磁噪音,對於這雙遙遠的耳朵而言是意想不到的。

 

“我們無法仰賴在訊號裡有一塊羅塞塔石碑(一塊能解讀象形文字的古埃及石碑),或是某些重要的解譯物件。它可能是一個圖像或單純只是垃圾,”Elliott表示。“要理解它將會花上時間,如果這項工作開始拖延,發現不出新的東西,那麼資訊的空缺將由各種臆測所填補,”他說。“臆測和謠言將席捲而來。”

 

這份調查不僅將幫助科學家們得出如何以最好的方式提供可信任的資訊,同時,如果只是禮貌性地回應星際之間的訊號的話應該怎麼做。近年史蒂芬‧霍金警告,人類最好不要向外星文明通知地球上的生命,然而其他研究人員並不認同。

 

今年稍後,一個名為METI International的組織計畫將朝太空發射內含元素週期表的訊號。他們並非首度試圖接觸外星人的人們。1974年,在波多黎各阿雷西博望遠鏡的科學家們就曾經朝2萬5千光年遠的恆星群發射了內含地球生命的無線電訊號。有鑑於這個訊號對21世紀的許多人們而言備感困惑,所以不清楚任何接收方將從中推斷出什麼。

 

“建立一個適當地基於國際法那具有法律效力的架構是合理的,”Dominik表示。“將這整件事置於科學家的層級之上,我感到完全的自在。如果民眾對於回覆和發射訊號有所結果的話,那它就會是政治而非科學家所採取的決定。”

 

延伸閱讀:

外星人大使館常見問答

雷爾對霍金表示:“別將外星人和歐洲白人種族主義者相提並論!”

  

    全站熱搜

    Azhih Rael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