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9月初,赫蓮娜‧霍華德(Helena Howard)正在明尼亞波里斯的隱藏海灘(Hidden Beach)享受舒適的傍晚。這裡幾乎沒有人影,而且是幽靜的。她和她的夥伴雅各布‧卡瑞根(Jacob Carrigan)在大聲朗讀一本書籍的同時躺了下來──她正躺著,卡瑞根則背躺著。


她們兩位都是上空的。


這一天會在人們的記憶當中凸顯出來的唯一理由,在於明尼亞波里斯的公園巡邏員寫了一篇有關它的報告。一對身著制服的員警徒步掃視這個海灘,這時候他們遇到霍華德和卡瑞根。


“我能看到這位女性的胸部袒露出來,當我們走向她們的時候,我能從我們這邊看到霍華德的乳頭,”報告上寫道。“我看不到有任何衣物在霍華德底下,或是繫在她的上半身。”


員警走過去,轉過身,然後和她說話。


“當霍華德傾身的時候,我能清楚看見霍華德的胸部、乳暈和乳頭,”報告順勢寫道。


他們建議她遮住,然後遞給她一張罰單。明尼亞波里斯公園的規定指出,“十歲以上的人們”不得在公共公園袒露他們的“生殖器、陰部、臀部或是女性的乳暈頂部以下的乳房”。卡瑞根問員警,為什麼他們能這麼確定霍華德是一名女性,然後他們拒絕回答任何“和罰單的解釋不相關”的問題。


如果她們對此有問題的話,她們就必須在法庭上處理它。


霍華德準備就這麼做,而律師吉爾‧布里斯波伊斯(Jill Brisbois)也準備好要無償幫助。“特定的人們可以沒穿上衣就隨處行走,其他的人們卻不行。”這是不正確的,或是不合理的,布里斯波伊斯表示。


即使在州的層級(明尼亞波里斯為明尼蘇達州的所屬城市),有胸部的人們都是被允許上空的,只要他們不要同時表現出“淫穢”或是“淫慾”(不管那意味著什麼)。但是這些規則的搖擺不定,足以留下一些解釋的空間。2017年,露絲‧皮可羅(Rose Picklo)在一場明尼蘇達聯的比賽中因為脫下她的上衣而被送進監獄。少數也這麼做的男性卻甚至沒被要求要他們遮住。最後,判處皮可羅的罰金撤銷了。


去年夏天,位於杜魯斯的一名攝影師蜜雪兒‧本內特Michelle Bennett)因為在公園岬海灘上空曬日光浴而招來警察。她沒有被開立任何罰單,但是它事實上已經糟蹋了她這一天。


最後,霍華德沒有申辯的機會。這件案子在她找好律師之後就迅速被移除了。但是,對霍華德而言,這場對話還沒有結束。


“隔年夏天,我開始上空,然後到處騎腳踏車,”她說道。


在取得市級監察官再三確認她做的這件事情是屬於她的權力範圍之後,她信心大增,脫去她的上衣,然後和一位朋友騎著自行車出去兜風。下一次,換她自己一個人去。然後,她開始上空騎著自行車上下班。


在大多數情況,都沒有什麼問題。她甚至偶爾會收到來自路過的人們的一陣鼓勵。有時候,人們會大聲喊叫,或噓聲,或拍照,或直接問她為什麼要上空。她通常會給他們一個真誠和坦率的回覆。


“因為天氣熱啊,”她說。


在夏天的日子不穿上衣騎自行車的感覺真是太棒了。如果允許男性這麼做的話,為什麼她不行呢?


她的下一步是籌畫她首次的上空團體自行車之旅──大約10位自行車騎士,包括卡瑞根。她們在中城綠道(Midtown Greenway)集合,脫下她們的上衣,然後來一場神清氣爽的自行車之旅。接著一起去吃冰淇淋。


卡瑞根想起,當我們快速騎過的時候,聽到至少一位駕駛從駕駛窗喊出“奶子”,但是,除了這個之外,它就只是另一個令人愉快的夏天。


“它感覺起來是美麗的、有影響力的,而且,歸根究柢,是完全正常的,”她們說。


明尼亞波里斯公園的告示板目前正在進行其法令的檢討,包括使霍華德在那個海灘碰上麻煩的部分。在委員會有餘力處理任何和新冠肺炎或警察暴力無關的事情之後,霍華德希望他們將會做出它是一種霸道且性別歧視的遺毒的決定,然後移除它。她已經和市級官員談論過此事。


同時,她正打算什麼時候再籌畫另一場團體自行車之旅。目前一切都停擺了,但是如果你是一名女性、跨性別、非二元性別、充當女方的女同性戀者,或是想要真正體驗首次在炎熱的日子裡脫下上衣的感覺的任何人們,發給她一封簡便的電子郵件:hmlhoward@gmail.com

 

延伸影片:雷爾對於女性上空權利的談話

 

 

    全站熱搜

    Azhih Rael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