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805110122-irwin-lunar-rover-apollo-15-moon-horizontal-large-gallery  

科學時代的預言者

 

那是1969年7月的事情。我回到家中收看喜愛的電視節目,但不巧的是那天起,一連數天的電視節目時間都改變了。地球上的所有人都如同好奇的小孩般將目光對準了宇宙。當時還是孩子的我,死死地盯著電視上的實況轉播畫面,看著人類到月球上行走的古老夢想得以實現的一幕。那天夜裡12歲的我望著月亮,迷糊地意識到當我在思索這件事的同時,來自我星球上的人類此刻正行走在那個又小又亮的月球上。在這之前,我一直都沒能真正意識到其實我們正逐步邁向一個新時代,一個由科學技術對我們整個生活徹底掀起變革的新時代,而這只不過是開始。

 

我們正生活在一個相當精彩的時代,以前從未有哪一個世代能看到在如此短的時間內發生如此多的變化。在過去的漫長歲月裡,我們的祖先祖祖輩輩生活在同樣的環境裡,孩子出生後父母相信這個孩子的生活將和自己一模一樣。但今天,這一切將顛覆以往。今天的父母根本無法知道自己的孩子未來將經歷那些事物、也很難想像他們將面臨什麼樣的未來,因為發展速度不僅不停,反而越來越快,所有的東西都在一瞬間發生變化。今日孩子們的日常生活中圍繞著網際網路、電玩遊戲和數位電視,他們根本無法想像在爺爺的年代裡騎著馬散步、沒有電以及每年一月肆虐的流行性感冒帶來的死亡陰影是什麼樣的情景。但今天的孩子也和那些爺爺一樣並不是什麼都能看見,未來的一連串科學事件也會使他們像1969年7月的我一樣,實實在在地感覺到自己正身處在不停進步的科技世界中。

 

KRTEY    

 

毫無疑問地,數位電視、網際網路、電玩遊戲正形成一種科學技術的環境,指引我們改變自己的生活和思維方式。但這些與眼前剛一出現就引起很大議論的生物學革命相比簡直微不足道。1997年在蘇格蘭胚胎學家伊恩·魏爾穆特博士的主導下成功出生的複製羊桃麗引起了軒然大波,更不用說目前有關複製人的爭論。

 

最近我和一位漂亮女性談過話,她為了專心從事於自然藥物的替代性療法而辭去了護士工作。和其他許多人一樣,她生涯的改變大致伴隨著對科學的批判性視野,尤其是醫學。談話過程中我提到了複製人將為人類的未來帶來絕妙好處,結果她傾前身子對我說:“我反對這件事,我希望永遠不要發生這樣的事。”

 

對於這位女士的反應我並不感到訝異,因為實際上她只是反映出大多數民眾對於新穎的科學與技術議題抱持著支持或反對的看法,就好像科學只是一個意見似的。

 

在進一步展開故事前,我們有必要認識一下媒體操作科學新聞的態度。他們像對待其他新聞一樣,像是在討論一個意見似地提及科學新聞。不幸的是他們無法理解科技與需要贊成或反對的討論根本無關。雖然年輪較小,但已結出豐碩果實的人類科學歷史向我們證明,這些意見的討論從來不會阻礙科學的發展。當我們在討論是否應該支持或反對電力、汽車、網路、試管人工授精的時候,科學仍持續地發展、進步、實踐、精進並改善其技術能力。於是,我們終於意識到這些技術發展,已成為我們的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我們的生活因為有了這些技術,變得更加精彩。不光如此,甚至還因此萌生了“過去沒有這些技術,我們是如何生活”的種種疑問。所以我向那位美麗的女性提議從另一角度觀察事物。首先我問她“不管贊成或反對,你認爲複製人會變成事實嗎?”她回答說是的。

 

self-driving-car-tech  

 

接著我向她提議“不管你贊成或反對都無法改變狀況,而複製人即將成為日常生活中理所當然的事情,所以最好還是改變你的態度較好。”

 

然而,為了改變我們當前面對科學與技術革命的觀點與態度,我們必須對生命、世界及生活方式抱持著全新視野。我們必須意識到科學不是人類的工作,而是人類自身的存在。不管在何種情形下,對科學發展表示贊成或反對,就像我們對孩子的成長表示贊成或反對一樣無稽之談。這是無法否定的事。孩子在成長,科學在發展,這才是人類的實情。像孩子自己學習一樣,科學也是如此。因此,不要為決定是贊成還是反對新科技而展開無謂的爭論。相反地,應關心我們可以利用它做些什麽,如何將它融入我們的生活以及如何為我們和後代發揮它具備的種種優勢。

 

bigstock-future-technology-a-portable-17963588  

 

可是為了做到這一點,需要以未來作為參考指標,而非過去。回顧人類的過去可知現在和未來之間沒有任何共通點,因此藉由過去展望未來是不可能的事情。就像一邊走路一邊看著後面,根本無法為我們指出前方道路的方向。那未來的指標在那裡?它就在雷爾的教導中,就在雷爾提出的哲學當中。

 

雷爾在1973年出版的「外星人的訊息」中說明了我們人類的科學起源。沒有神,也不存在神祕主義,而是來自宇宙中高度先進科學的外星人來到地球上創造生命的科學歷史。他還指出我們人類是照他們的模樣被創造,總有一天我們也會和他們做同樣的事。值得注意的是,複製技術揭露了永恆生命的秘密,人類的預期壽命將延長十倍,可實現化學式教育等等。所有這一切我們都已經準備好要開始起步了,以快得令人頭暈目眩的步伐向前邁進。

 

1975年雷爾前往我們的創造者─耶洛因─的行星,並在那裡經歷了許多難以言喻的事物。同時他也接受了能指引我們人類在快樂中實現進步的教導。此外,其著作中多次提到科學將證明他的主張。隨著時間推移,科學的發現證實了他分別在27年前、25年前和21年前紀錄在書籍的內容。

 

然而,他最為重要的角色在於融合科學與宗教。正當宗教領袖例如羅馬教皇,指責墮胎、避孕、同性戀、基因操縱、複製以及生命的科學創造時,雷爾重申這只不過是開始,多虧了科學,我們未來將意識到目前只有少數人能預想的一切顛覆性變革;多虧了這前衛性哲學與精神性,雷爾向科學投射出一道樂觀的光芒,並帶領我們窺視美妙的未來。

 

1969年當尼爾‧阿姆斯壯(Neil Armstrong)在月球表面踏出第一步時,他說:“我的一小步,是人類的一大步!”雷爾在這本書《擁抱複製人》中闡明的所有科學預言都是人類即將實現的飛躍性步伐,我們人類的生活品質將因此得到相當大的改善。所以與其對即將閱讀的內容予以褒貶(不論你抱持什麼樣的意見,這一切都將發生),不如捫心自問為什麼這一切正在發生。並且,關於在宗教領導人當中唯一講述科學的人就只有雷爾的這個事實,也值得深思。

 

丹尼爾.沙波(Daniel Chabot) 西元2000年12月3日蒙特婁

 

全站熱搜

Azhih Rael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