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麗吉特‧布瓦瑟莉耶博士的序言 

生化學教授

CLONAID公司負責人

 

 maxresdefault  

 

“總有一天複製人將變成現實,並達到永恆生命。總有一天我們的旅行速度會比光速還快。總有一天我們可以控制老化。”

 

那是7年前的事情。有一天晚上,過來和我一起吃晚飯的單位同事米歇爾,滔滔不絕地講起了有關外星人-- 耶洛因人來到地球創造生命的科學創造論,以及在這個地球上,引導我們行動的價值觀、未來可能發生的事情、想像的力量、對明天的夢想等等,僅用30分鐘,就在我的小宇宙掀起了革命。

 

UFO-Earth  

 

其後的數週,我該如何解釋呢?在我自己的科學嚴謹性、以罪惡為導向的天主教教育、科學家的好奇心,以及對新理論的本能熱情之間,我的腦細胞幾乎沒有喘息的時間。

 

我決定將自己的科學嚴謹性,留給自己的直覺,以後花幾個月時間,閱讀了可以得到的所有有關進化論、人類的過去文明和宗教的書籍。同時,開始從不同角度考察現代科學。當時我的身份是AIR LIQUID公司的研究所副所長,科學是我的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這些書慢慢掀開了遮住我的視野和阻礙我的理解的厚厚帷幕,而且儘管是在7年前,我仍領悟到了,我們人類,將一下子成為生命的創造者和重造者的事實。

 

stem-cells-3  

 

『作為科學家,讀雷爾的有關複製、永恆生命等訊息的書難道沒有問題嗎?』這是我經常碰到的問題,但我的回答永遠是‘沒有’。沒有什麼東西,讓我心存疙瘩,作為科學家,我得到了下面的邏輯推論。這種推論立足於化學家的知識,即“若一個分子,被關在某個結構裏,導致一次或連續化學反應,此處必有某種化學物質或化學物質組合,可按反方向,恢復已經發生的化學反應。”

 

實際上我的推論,在伊恩﹒魏爾穆特(Ian Wilmut)博士把羊的DNA插入另一隻羊的未受精卵子時,就得到了明確的論證。該卵子內,含使基因代碼,即DNA恢復原狀的化學物質組合,這種化學物質,使該DNA恢復原來的胚胎狀態,即未分化前的狀態,從而使細胞分裂從頭開始,最終形成一個新的胚胎。簡言之,就是這種過程,使複製生物變得可能。在我首次讀到訊息4年後,在哺乳類中,第一次複製出了桃麗,其原理就是上面所述內容。

 

dolly-the-sheep-bonnie-752x501  

 

我也像雷爾一樣,坦言承認複製即將成為事實,這與世上確認的權威所標榜的意見相反。難道我是瘋子科學家嗎?不。我只是拿開了遮住雙眼的厚布,在正確的方向展現出了科學家的嚴謹性。

 

此外,讓我們想想光速,據物理觀測,光速為每秒30萬公里已成定論。難道,只因以目前在各個我們所知的不同的星球所測定光速是如此,難道我們就不能改變某些參數,使得光更快或更慢嗎?難道,我們必須接納這種被限制的條件嗎?最近4年來,在世界各地大學,從事該主題研究的很多科學家,發表了世上存在可改變光速的方法,而且通過多次實驗,證實了其可能性。這是非常理所當然的事情!

 

Speed-of-Light-May-Have-Varied-in-the-Early-Universe-2  

 

目前,有很多理論物理學家,努力導出可以容納這種結果的理論,因此出現新的物理理論,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但是這會不會又成為另一個眼罩,使所有學生都來學習它?或者這種理論也被其他新理論掃地出門,再由更好的理論擠掉前面的理論,如此周而復始,以證實能從無限學到的東西是無限多的邏輯?不知道能不能連這種想法也教給學生。

 

但歷史告訴我們,有很多事實證明一句話,即“今天我們覺得好笑,事後可能証明我們是錯的”。

 

1894年阿爾伯特﹒邁克爾森(Albert Michelson)在慶祝芝加哥大學物理學研究所成立的演說中,斷言“物理學中最重要的事實和法則已經全部被發現”。這是當時科學界的大部分科學家的意見。但僅僅10年後,愛因斯坦就發表了,對當時的宇宙觀掀起革命的第一篇論文。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愛因斯坦的相當一部分業績是基於邁克爾森的研究結果取得的。

 

獲得1933年諾貝爾獎的英國物理學家歐尼斯特、拉塞福(Ernest Rutherford)在核裂變被初次證明後不久,說道“原子分裂產生的能量微不足道,有些人想利用這種能量的轉換發現新的能量來源,但他們只是幻想。”阿爾伯特·愛因斯坦也同意他的話,說到“核能可利用的那天,絕對不可能到來”但12年後,美國在廣島投下了一顆原子彈。

 

由此我們可以知道所謂的先驅者,往往也會戴上眼罩。這些事讓我想起我特別喜歡的亞瑟、克拉克(Arthur C. Clarke)說過的話:“當卓越的科學家較年老時說‘某件事情有可能’時,大部分正確。但當他說‘某件事情不可能’時,則錯誤的機率相當大。”

 

歷史證明這一點,大凡革命性想法開始時,都會被貼上「不可能」的標籤而被拒於門外。有時人們給其貼上「像怪物」或「殘忍」等標籤後,採取一切措施使其不得其門才放心。但幾年後該標籤由「不可能」變成「也許有可能,但犧牲太大」,再接著又轉眼變成「我一直主張過這種想法是正確的」。

 

在所有科學領域中,都能找到,這條隨著革命性思考出現的法則。上面所舉的是物理學領域裡,較為知名的實例,但即使在生物學或醫學等領域中,凡新事物與人和「神」的概念有關,就會引起軒然大波,並出現完全相同的情況。

 

19世紀初,外科醫生們,使用麻醉劑現象相當普遍。但倫理主義者們,強烈抗議用麻醉劑緩和分娩時的痛苦。他們說:“聖經中難道沒寫女人分娩時要經受痛苦嗎?生孩子時為減輕女人的痛苦,而使用藥物是違背神的旨意的,這種現象絕對不能容忍。”

 

newseventsimages  

 

但自從維多莉亞女王(生了9個孩子)忽視這種主張,決心使用麻醉劑後,倫理主義者放低了聲音,藥物使用也變得普及了。

 

這一歷史事件,是針對那些凡逢新事物,必提出神的法則的愚昧主義者取得的巨大勝利。當我讀到若望保祿(John-Paul)二世說:“你們不得模仿神”並對複製表示反對的報導時,既忍俊不禁,又覺得憤慨。

 

他怎能忘掉正是「模仿神」的外科醫生們,幾次救了自己的性命,若沒有他們,自己早已不在這個世上?怎能在別處說能獲得永生又說教又祈禱,卻否認人們對即將通過複製技術實現永生的自然需求進行否定?他怎能反對想揭開老化原因的研究?他的前輩皮亞斯(Pius)十一世定期在瑞士的回春診所PORNY HOUSE打了羊胎針,難道對這件事就絲毫不受良心譴責嗎?

 

盼望長壽是很自然的事,因此科學家們的研究會在短時間內獲得成功。雷爾很早前就已經提到過這一類問題,本書做了更為詳細的記述。

 

首次和訊息以及傳達訊息者雷爾相遇7 年後的今天,我稱他爲「親愛的預言者」。我比任何時候都更能強烈地感覺到他的預言和教導所掀起的革命的重要性。

 

有意識地拿開眼罩時,映入眼裏的風景是多麼讓人感歎!

 

“為了傳播來自創造者的訊息和雷爾的教導,值得像你這樣專心致力於此事嗎?”這是我經常遇到的問題。我的答案不會變,就像可從預言者眼中讀到的愛永遠不變一樣。這篇文章是我對他的愛的小小回報。

 

我在參與掀起這場革命而感到幸福。我作為將地球進入大動亂的女主角感到幸福。尤其,開展複製人的工作更是如此。當知道未來的事情時;當理解到雷爾指出的事情的雄偉規模時,我無法獨自佔有這個事實。讀完雷爾的著作後,我的內心湧起了無法想像的力量和平安。我確實能感覺到這些,而且我會理直氣壯地堅持這種想法。

 

科學創造論始終帶著「不可能」標籤。有些國家甚至加上了「危險」的標籤。支持這種學說的科學、社會、政治性預言經常被當作是無稽之談,預言者雷爾自己也和他的先輩們一樣,在自己出生的祖國被當成是騙子。即使在這種情況之下,他還在講述愛、講述無限、指點快樂和意識世界,指出我們必須完成的道路。

 

過去的歷史明確告訴我們,正是這種革命性思考在建設未來。因此我決定停止對過去歷史的研究,朝自己果斷選擇的未來勇往直前。

 

將來老化會成為老掉牙的故事,死亡也不是不可避免的,它會成為人類諸多選擇中的一項。我相信我們人類社會不會禁止這方面的研究,並能明智地應付這種變化。

 

今天我又收到了在小事故中失去子女的父母的哭訴電話。我將盡一切努力讓這個嬰兒的基因代碼重現他自己。

 

“我完全拿掉了自己的眼罩嗎?我克服了對自己的所有限制嗎?”我並不想假裝已做到這些。但我決定對我自己,我的希望,我的想像力,我對親愛的預言者的愛,我對為他工作的許多人的愛,我對地球上所有接納他的教導的人的愛,不設定任何界限。

 

準備發現美好未來的各位讀者,不要讓「不可能」這個名詞溜進大家的腦中。因為這個詞,只會讓各位回到毫無意義的過去當中…

 

雷爾,感謝您將自己發展的「科學的意識」教給我們。不,也許用「意識的科學」表達更為恰當。感謝賜予我能協助您工作的特權。

 

布麗吉特﹒布瓦瑟麗耶博士(Brigitte Boisselier,Ph.D.)

雷爾協會的科學專案指導員

CLONAID公司負責人

生化學教授

 

完整電子書下載 ─ 擁抱複製人

 

全站熱搜

Azhih Rael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