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Love & Story  
 
2003年3月,加拿大的談話

 

我們都是從我們星球上的塵埃中誕生的。我們可能始終都是這粒塵埃,它對無限起不了什麽作用,但我們的創造者卻另有決策,他們取了這粒塵埃,使它成為具備潛力和意識的創造物,也許我更應該這麽說:創造者使這粒塵埃成為有可能接受意識的創造物。

 

這有很大的差別!因為人們如果不使用他的意識,他就只能是一粒行動的塵埃而已,如果僅僅是塵埃在空間和時間內移動,到寧可讓它停留在塵埃原處,因為當塵埃移動時會形成污染。

 

如果耶洛因創造了我們,是為了賦予我們使塵埃成為有意識創造物的能力,那麽就允許我們可以使其它塵埃小塊在宇宙中也成為有意識的創造物。我們人類負有創造生命的使命,但更重要的是負有移植意識的使命,這是我們生存的首要理由。

 

雖然賦給孩子生命已是一件極大的樂事,但對父母來說,向孩子們移植意識卻是件更大的人生樂事。那麽,請設想一下:在一個未被沾污的星球上,創造者們正在進行一個使十億具有意識的人們誕生出來的工程,這該有多麽的歡樂啊!這是了不起的幸福,因為在宇宙中傳播意識是愛的最美妙的顯示。

 

我是這樣一粒小小的塵埃,它不同於我邊上的其它塵埃,或不同於我正在它上面行走的塵埃。至於我,我能感覺到我的腳,我的形體,感覺到我是無限中的一份子,從那一刻起,我就變成有意識的;而我腳下的那吋土就不可能有這種感覺,因為它不具有意識,它只是一問不知的塵埃而已,否則也不會讓我在它上面行走。

 

自從我意識到自我本身和我周圍其他有意識的人的那一刻起,愛就參與期間了。我懂得在我身邊的那一位就是我的延伸,懂得我們所有的人都是彼此之間的延伸。愛使我們不再視作陌路,只是一粒小塵埃的另一端和跟我一樣地旅遊在永恆的同一時間中。

 

當我對生活在我身邊或離我較遠的人進行沉思,懂得大家都是處於同一個時空的旅途中,瞭解到我們都有著同樣的機會去善用意識,依靠科學的幫助還能使它永遠生存下去,那麽,我感受到的只有愛。

 

我們太缺乏謙虛了,或許應該說:太沒有塵埃感了,為了讓我們記住我們只是生存於地球上的塵埃,我們應該將我們已是萬事通曉的想法,轉換成謙虛地承認我們還有無窮的事物去等待著我們發現……這種謙虛也是出於愛。

 

將來有一天,人們可以計算出愛的層次。人們被愛包圍著,生活在愛中,卻還不知道怎樣去衡量愛,人們很快會發現愛是一個可以衡量的單位,它連接著人類中的每一個個體,人們將認識到沒有什麽可以使我們之間的某個個體被分割開來;所有的人組成一個生機盎然的整體,我們就生活在其中,你中有他,他中有你,也許已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但你卻仍然是你。

 

請設想一下:如果你是他,在他的體內有你、他的頭腦中有你。細心地觀察一下,假如你在他的鞋子裡你將作何感受呢?假如這可能就是你自己,那你怎麽可能去痛恨他,鞭打他呢?

 

我是我,你是你”,這種人為的分離是我們自己給的。這是感性上的大錯誤,我們在無限的空間中是一體的,我們知道,也許他的化學分子將成為我的一部分……因為我們形成了宇宙意識,在時間和空間的片刻旅程中我們能知曉自己是活生生的,而塵埃,它卻不會知曉。在無限的時間中,我們正一起旅遊,我們應該感覺到彼此間的接近,因為我們是在同一條船 ─ 地球上。

 

 

 

    Azhih Rael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