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周前,我寫了一篇基本收入的理念:敘述將大多數的利益體制取代掉,以一種用現金給付給每個人的方式,不論你是何種職業或收入。

 

這項轉變的優點有很多,因為只要工作就有錢拿,”鼓勵人們工作”這個棘手的問題馬上解決;以平均收入來衡量給付額造成的無謂損失將不存在(儘管把錢給不需要的人也是種損失);嚴格的福利限制造成再申請的困難而令人無以為繼的情況也沒了;進而讓我們重新認知非市場勞動的價值,例如照顧與扶養小孩。

 

紐約時報Paul Krugman以及金融時報Izabella Kaminska正投身於這場爭論中,並提出該政策的另一個好處:重新分配效應。

 

如今,重新分配已經成為主要的議題,這也是政府能夠做的最好決定之一!簡而言之就是,富豪們不缺錢,而貧窮的人們需要。除了金錢以外的一切都平均分配,再從富豪那裡拿取金錢給予貧窮的人們,這是我們所知改善世界的最好辦法。

 

但問題是除了金錢之外的其他東西,事實上並沒有平均分配。拿取或給予金錢會讓人們的行為物質化,也會改變他們的工作意願,而導致不盡理想的結果!但即使如此,在初步評估中重新分配效應還是很好的,雖然它可能不是我們所想的這麼有效!

 

然而Krugman和Kaminska認為,在不久的將來,重新分配有非常大的可能性變得越來越重要。因為他們開始擔心所有的工作都將被機器人取代。

 

〈嗯!的確!講機器人並不精確。所謂的”機器人”是一個簡稱,代表大規模的自動化 : 從工廠在少數的人控制下自動運作,到透過真的機器人來執行照顧年長人們的工作;甚至藉由程式控制來撰寫財務報告或法律文件,取代新聞業或法律相關的白領階級工作!〉

 

而且最重要的是,將所有工作通通丟給機器人倒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實際上也表示我們都能活在相同的生活水平上,然後不再需要任何的工作!這是非常美好的事!

 

因為大量自動化產生的巨大獲利,如果不是歸社會大眾所有,而是少數人--擁有這些機器的人時,問題就產生了!:。〈換句話說,問題的根本原因在於自動化碰上資本主義。

 

Krugman寫到:

 

我以前就注意到,美國自然增加的貧富不均情況於2000年開始轉變。在那之前,問題幾乎只發生在工人與工人之間;而勞工與資方在所得上的分配、薪資與利潤的分配,如你喜歡的,在這數十年來都還算是穩定。然而2000年之後,勞工在這塊利潤大餅上所分配到的份量急遽減少,這樣的結果不只單單發生在美國。一份國際勞工組織最近的報導中指出,同樣的情形已經發生在許多國家中!你能預料到接著全球的科技進步將對勞工非常不利。

 

Kaminska緊接著說明:

 

這種新的貧富不均跟你是否接受良好的教育沒什麼關係,單單接受良好教育也很難打破這種貧富壁壘。這種現象發生在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之間。然後逐漸地,那些擁有科技與機器人資產的人會成為新的包租公與包租婆。

 

如果自動化真的壓縮到了勞工市場,即使只有短暫的期間,那麼基本收入可能是不錯的因應之道!特別是如果能提前預防事先推行,就能避免像上次那樣讓科技瓦解勞工市場,進而導致大規模社會動亂的發生:工業革命!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令人震驚的是有半數統治階級的人因此被屠殺,而勞工團體把這些人擁有的公司給國有化。

 

基本收入並不單單只是一個永續的想法,而是個肯定會到來的政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zhih Raelian 的頭像
Azhih Raelian

雷爾運動 - 你今天微笑了嗎 ^.^

Azhih Rael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