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jpg

和死亡擦身而過可能留下長久的心理饋贈──可能向我們透漏出大腦如何在極端的情況下運作

 

一位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因為爆炸的砲彈而身受重傷的年輕人恩斯特‧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在家書中寫道“死亡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我見識過死亡,所以我真的知道。如果我本來應該死亡的話,那對我來說它將是十分輕鬆的,肯定是我這一生當中做過最輕鬆的事。”

Azhih Rael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