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resdefault   

很不幸地,針對上一篇關於核子武器做出評論反映了糟糕的現實層面,但同時依舊充滿著希望:只要強權國家仍拒絕銷毀他們的核子武器,那麼這些武器就必須持續擴張,直到所有人最終接受將它們銷毀為止。這是回應上一篇的資訊……

 

我們必須了解到,只要超級強權國家還握有核子武器,那他們去使用這些武器的風險仍然存在,因為不幸地是,他們將十分肯定沒有其他國家能去使用它們。而且請謹記在心,一場核子戰爭可以輕易地經由人為的失誤而引發。過去的古巴飛彈危機就是如此,我們當時距離自我毀滅僅一步之遙。只需要一道錯誤傳令、不得體的謠傳消息所導致的緊張升溫,或是一位瘋子對溝通管道的蓄意阻撓,一切就將回歸沉寂。而唯一的辦法就是讓所有人都達成共識─禁用核武,而這正是他們目前所拒絕考慮的。所以為此,核子武器的擴展是必要的,這樣一來大家才會害怕。

 

非洲當前的情況已不能被稱之為新殖民主義,而是更惡劣的新奴隸主義。為了遏止他們的行為,為了防堵他們以引進民主和打擊恐怖主義的虛偽藉口而尋求具體的二次殖民,非洲人必須採取相應的手段以突破枷鎖,好讓加害於他們的奴隸主開始感到害怕。

 

Colonialism-1945-Map  

 

我們必須記住,在此我並不繼續重複五大要點,而是透過傳達授予給我的指示來拯救全人類,這些指示可能會越來越出乎某些人的意料。

 

同時,我們也不要忘記,非暴力並不意味著我們必須接受成為受害者:武術就是由最早那群已經厭倦備受侵襲的佛教僧侶們所發明。

 

拯救人類是我的主要目標,即便這可能需要以與我們最初的價值觀相悖的方式:看來果真如此,拯救人類需要加快核武的擴散速度來產生更巨大的威懾感。遺憾的是,要讓超級大國承諾裁軍,就必須使他們感到害怕。在缺乏摧毀核武的足夠意識下,訴諸恐懼仍能讓和平有一線生機。這是我對來自耶洛因最新指示的理解,而且我也贊同。在得知一位佛教僧侶是武術冠軍後,就再也沒有人攻擊他了……這就是讓世界變和平主義的方式。

 

古巴危機之後開始聲勢浩大的核裁軍,得歸功於美國和蘇聯之間的相互懼怕。遺憾的是,這並非出自他們的智慧,而是恐懼。

 

Soviet-R-12-nuclear-ballistic_missile  

 

我理解並100%支持這最新的指示。

 

豎立最佳典範的非暴力先驅─甘地,他的國家,印度,現在擁有著龐大的核武庫,這非常好。否則,它將遭受與利比亞和伊拉克同樣的命運,死去數百萬條包括婦女和兒童的無辜性命。正如一位偉大的哲學家所言:“軍隊總伴隨著國家出現,若自身沒有軍隊,那就等著讓鄰國的軍隊踏進。”

 

如果我們實現了我們的終極目標─國家和國家軍隊的終結,那我們肯定不能忘卻耶洛因關於一個世界政府要有一支維和部隊的倡導。但在此時,帝國主義者們還只懂得恐懼,這就是為何那些弱小的國家們需要最大限度地武裝自己,以避免戰爭和傷亡的原因。

 

在此我並不繼續重複五大要點,而是要拯救全人類……透過傳達給我的指示,這些指示可能會越來越出乎某些人的意料……這就是一位活著的先知所擁有的優勢……

 

訊息並非為死的訊息,而是活生生的。也就是說,耶洛因所觀察與分析得出的自我毀滅機率將不斷地產生變化,並且會持續透過傳達給我的附加訊息而予以更新,就像他們之前建議以色列的猶太人撤離那樣,而雷爾人們可以不用再對舊的訊息表示忠誠。

 

那些想保留舊訊息的人們不會明白我們所擁有的特權,我們正被那些僅看顧著我們未來,並依據著我們精神層面的進步……或更準確地說是衰退,來調整其指示的人們所引導。這次正是禁止核武器的絕佳機會……然而,那些超級大國卻愚蠢地拒絕了。

 

沒有任何新的指示能與我們主要的任務牴觸:拯救人類,並且帶往一個沒有武裝與暴力的世界。

 

那些從訊息中斷章取義,批評我所傳達的更新訊息,試圖搬弄是非之人,不配留在運動中。他們不應該忘記訊息中最重要的部分說得很清楚,耶洛因透過我的耳聽,通過我的嘴說。沒錯,重要的不是傳訊者,而是訊息,這一點並非只適應於1973年和1975年的訊息,也同樣適用於後來追加的訊息,以及今後將追加的訊息。在這次更新的訊息中,重要的仍然不是傳訊者,而是拯救人類和避免傷亡與苦難的訊息。

 

如果有人喜歡遵循死的訊息,而非耶洛因,那麼他們將不配繼續留在雷爾運動。如果有必要的話,我將毫不猶豫地開除90%的會員,就像當初從馬德賀(Madech,譯注:雷爾先知最初創立的團體,後因其模式與訊息不符,先知從中退出,另立雷爾運動)轉到雷爾運動時所發生的,只留下那些對耶洛因以及其更新訊息而非舊訊息忠誠的人們。他們就如同那些為過去的著作所迷而拒絕承認耶穌的猶太人一樣,忽略了為他們派來的一位活生生的傳訊者—耶穌,而他的使命就是帶來更多的和平與愛。

 

選擇很簡單:遵循指導我們並且將繼續以不可預知的方式指導我們的耶洛因,抑或是遵循過去的訊息而拒絕新的指示。我透過我的意識以及對訊息以拯救人類為目標的精神表達尊重而毫不猶豫地做出自己的選擇:如果新的訊息要求我訴諸暴力,而背叛了我們根深柢固的價值觀,那麼我會立即地拒絕它們。(譯注:此處彌勒解釋的是耶洛因最新的訊息並非要讓我們轉向暴力,而是一種達成和平的手段,所以彌勒選擇執行新的指示)但要是我傳達了,那是因為我這位小小的傳訊者,考量到使用這些新的方式來拯救人類是值得的,絕不會引致暴力,反而恰恰相反,有助於避免暴力,即便這些方式與適用於甘地時代的方式有所不同。這和一句古老準則─“欲求和平,必先備戰”正好有所呼應,但是它在當我們達到世界政府時將不再適用。

 

雷爾彌勒

AH71(2017),3月30日,沖繩

 

創作者介紹

雷爾運動 - 你今天微笑了嗎 ^.^

Azhih Rael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