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EYE_00195   

“一種奇妙的兩足動物,兼具像跳蚤般行無性生殖、像海洋軟體動物般行體外受精、像劍尾魚般改變性別、像蚯蚓般能自我分裂、像法螺般能替換缺失部位、像袋鼠般在母體外發育以及像刺蝟般進行冬眠之特性。”─傑‧羅斯丹(Jean Rostand)

 

新人類,即生物人之定義:精通各項生物之能力

 

想像一下,如果你在街道上向路人表示,人類在不遠的未來將於實驗室裡創造生命有機體,並且能打造出一台台得以談話、聆聽、譜曲與自行再生的電腦;人類在不遠的未來將能夠在人們死後透過對其一細胞進行複製而重新復活,實現永生。此時這位路人會認為你所說的這一切是如此地瘋狂至極,並認為你需要讓自己休個假了。

 

然而,所有這一切不是目前正在發生,就是即將發生,許多顯赫且務實的科學家們正全心致力於這些領域裡。

 

那為什麼街上路人的認知和當前的科學現實有這麼大的落差呢?因為這位路人缺乏理解它的科學教育。在我們的時代裡,宗教節目的播出時間居然可以比科學紀錄片還要長?許多反啟蒙主義者與誘發罪惡的教派得以勢如破竹地成長可說是一點也不意外。每當一個宗教節目在播放時─好比說星期天早上─那麼以無神論觀點來作探討的科學紀錄片也應該佔有同等的時間份量。舉例來說,這樣的一個科學節目能夠解釋目前科學家們正在實驗室裡致力於生命的創造。如此一來,便重新平衡了宗教所獨攬的主張─僅有一位無形的上帝創造了生命。同樣地,每當有一部宗教導向的電影開播時,也應當有一部無神論科學小組的電影作為一種意識型態的回覆而進行播放。

 

dna1  

 

教育也應該從小學開始就要投入更多時間在科學教導上。我們將自己的孩子們送去主日學校(指星期日對兒童進行宗教教育的學校),然而卻不運用有關當代生物學或電腦科技的一切有趣科學新知來啟發他們。心思仍處於敏感且極易受影響的孩子們,在其雙親與專門組織的直接主導下遭受有系統的宗教灌輸,因此藉著提供和宗教教化同等份量的科學教育來保護他們也是重要的一環,如此一來,便平衡了其大腦由於尚未成熟發展而無法獨自判斷的觀點。

 

作為完全負責任的個體而言宗教自由是必要的,但教條的管束即便是內隱或外顯,都令人無法忍受。一般學校對孩童就已經有諸多宗教制約,所以我們能更加理解到宗教學校的不適性。因此,宗教學校都必須予以廢除。

 

在我們知道火箭能升空登月的同時,卻教導孩子們如果他們勤勉祈禱就將上天堂,這樣合理嗎?如果父母執意這麼教導,那學校就該扮演制衡的角色,不僅該解釋人類能赴月旅行,也必須談談地球上所存在的諸多宗教,個別教導不同的宗教,沒有人可以說其中一個宗教優於其他─特別要說就算許多人不相信任何宗教,他們也能活得好好的。

 

舉例來說,可以告訴孩子們那些曾經被認為是“奇蹟”的事物,都能透過當今或未來的科學予以合理地解釋。如果連一個簡單如手電筒裝置都能讓原始人印象深刻,那麼更加複雜的科技如雷射光和立體投影技術也同樣能讓所謂的“文明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傳統宗教所陳述的每一項奇蹟都能根據我們目前的科學認知來解釋。如此一來便不難理解對古代人而言,好比說2000年前,任何一個來自更先進的文明而乘著飛行物體前來的訪客將被認為是“上帝”駕著“雙輪火馬車”降臨。任何立體投影將被視為“幽靈”;任何乘坐著太空船從天空降下的人將被認為是位“天使”;而我們如今所稱的複製技術─意即死亡的有機體能透過身上的其中一顆細胞而再度被創造─將被看作是奇蹟般的“復活”……等等。

 

3d-holographic-projection-technology-785x510  

 

這不是在阻撓孩子們去相信某些事物,而是提供他們選擇自己信仰的方法,讓他們能自己作選擇,我們必須保護他們免受宗教、習俗以及單方面的束縛。深切的信仰建立在自由的選擇上是美好的,但極權主義的教化則令人憎惡。

 

天才政治:前言

天才政治:天才政治的原則

天才政治:將地球轉為幸福與自我實現的世界之提案

 

創作者介紹

雷爾運動 - 你今天微笑了嗎 ^.^

Azhih Rael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