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9588949981894  

 

機器人與自動化的到來,讓人喜憂參半:憂的是它們會奪走人們的工作,喜的是人們從此不再工作。

 

但問題核心不在於機器人本身,機器人勞動力的到來實際上反映了資本主義圈地運動以來的內在矛盾,即人類勞動者與資本家的衝突。在機器人時代,人類勞動者的未來取決於資本主義制度。

 

馬克思認為,自動化意味著資本主義的終結。但觀察過去的歷史,我們發現事實並非如此。機器自動化並未終結資本主義,因為它本身就是資本主義的一個組成部分。

 

時間就是金錢,當機器替代人類的工作讓人們有更多自由時間時,資本家就會創造新的工作以便繼續從人們身上榨取更多的剩餘價值。正如馬克思所說:高度發達的機器文明,使工人工作得比野蠻人更辛苦,資本家把被機器解放出來的工人放置到機器暫時無法取代人的崗位中。

 

於是,勞動者的苦役依舊繼續。 在自動化世界裡,工作不穩定的勞動力佔據主體。缺乏穩定性、沒有滿足感、無法滿足基本生活標準的、通過分散式任務從而佔據勞動者絕大部分時間的工作崗位司空見慣。

 

工作時間被打碎,打散後的時間可以被重新組裝,以此讓資本家能夠獲取最低薪酬的勞動力。我們面對的是這樣悲觀的未來:我們將在卑微的工作中工作更長時間。

 

自動化本該為我們造福,我們需要的不是技術上的革新,而是對現有資本主義制度的革新。

 

許多人正朝這個方向努力,“最低收入運動”呼籲給予每個人最低標準的薪資,無論其是否在職。我們都是人,每個人都應該好好活著。

 

當人們憧憬未來時,卻忽略了這樣一個可能性:沒有資本主義的未來,沒有資本主義的工作,沒有資本主義的機器人,沒有資本主義的休閒時間。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步入一個造福全人類而非少數人得益的黃金時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雷爾運動 - 你今天微笑了嗎 ^.^

Azhih Rael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